Aliancer•阿连瑟尔•红隼

  摸了一下

  前两张是nightthere的文,后两张是3g的文

 想到快开学了,我就开始暴躁了,唉。 

伊德的奇妙旅行二

  弗瑞特小镇?

  

  伊德用手指摩擦着下巴,心里泛上一点陌生的熟悉感。

  

  好像在哪里听到过?

  

  沉吟片刻,他摇了摇头,迈步走近路标牌。

  

  

  伊德仔细打量了一番眼前的东西。

  黯淡的棕色木牌,呈一个箭头的形状,指着伊德的右手边,

  粗糙的木头边缘也不尖锐,只余下一点温厚的钝感,

  细长蜿蜒的裂纹交错着穿过牌面,

  内陷的字样被暗金色的涂料勾勒出风韵,

  还有一个淡的快看不见也认不出是什么的小图标

  …………

  以及……

  伊德转头看了看左边明显比右边好走许多的路,又转头看了看,明显是指向左边的已经断了的箭头木牌,只剩下一纵带着锋利木茬的断口。

  

  

  伊德站在清晨的岔路口,

  左边是不知通往何处的大路,右边是路不好走的通往弗瑞特小镇的小径,

  路标牌的后方,伊德的正前方,则是不知深浅的青绿覆盖的下坡。

  

  “嗯,看来我需要一些启示。”

  挣扎了片刻后,伊德拿出了他的魔术棒—一根通体漆黑的木杖,尾柄上镶嵌着一颗闪烁着细碎的光的绿宝石。

  

  伊德双手交握放在胸前,心中默念着所求,

  然后挥舞着魔术棒,喝了一声,

  “赞美路标牌!”

  接着,他向前伸出握成拳的手,缓缓展开了手掌,那是路标牌赐给他的启示。

  

  一颗糖。

  一颗晶莹剔透的糖。

  一颗星星形状的散发着香甜的橘子味的像琥珀一样晶莹剔透的糖。

  

  嗯……

  伊德收回了手,仔细的看了看掌心这颗非常漂亮的糖。

  ?

  没有任何问题,看起来还非常美味的糖?

  难道我问错了?

  伊德疑惑的想。

  

  他嗅了嗅这颗糖,清新浓郁的香甜橘子汁味

  没问题

  然后他小心翼翼的舔了舔这颗糖

  依然是没问题

  最后,他把这颗糖放进了嘴中。

  得,既来之则安之,既然上天想让他吃糖,那……

  慢着!

  伊德仔细的用舌头舔了舔他嘴里的糖,

  然后“噗”的一下吐回了手中

  糖的表面有凹凸不平的花纹

  他仔细的观察了一下,发现用肉眼真的看不出来!

  伊德用手帕包裹着这颗糖,想了想,再次挥起魔术棒,棒尖对准了这颗糖

  “复制行影!”

  然后魔术棒脱离了伊德的手,自行在空中画下了几个字

  

  “弗瑞特”

  

  看来我并没有问错,

  伊德想着,重新将糖放入了口中,然后迈着从容而悠闲的步伐,

  走上了右边的路。

  我觉得墨色的这个图非常适合加个耳朵。

伊德的奇妙旅程


  清晨


  迷迷蒙蒙的白雾弥漫,层层相映的树叶沾染上了晨露,在这样清静的连鸟鸣声都没有响起的时候,一个身影渐渐从白雾中显露。

  

  这是一个清俊的青年,他似乎很是享受这样美好的早晨,从他明亮的眼眸,轻快的步伐,可以看出他此刻非常的快活。

  

  这位年轻人叫做伊德尔顿,是一位游迹于各处的魔术师。

  

  他随心所欲,自由自在。

  

  像任何一条游鱼游往海洋的任何一处

  像任何一只飞鸟飞向天空的任何一处

  

  他听过,去过,路过,许许多多的地方,既曾感叹赞美于瑰丽震撼的奇景,也仍珍惜收藏平淡温和的人间烟火。

  

  每一个他曾停留的地方,都是稍作休息的驿站,每一站奇妙温暖的旅途,都将是他心之所念的故乡

  

  昨夜,他悄然离开了稍作休息的驿站,此刻,他俨然成为了沉睡森林的过客,接着,他将再次迈开追求黎明的步伐。

  

  伊德数着步子,从容悠闲的前行。

  10,50,100……第255步!

  

  金丝线般的光透过雾气,洒在了伊德身上。

  他停下了脚步,愉悦的享受着自然的赠礼。

  

  黑色的礼帽稍稍倾斜了一些,伊德取下帽子,摸了摸帽顶,发现有些潮湿。

  那应该是因为他昨夜赶路急了些,稍低处的树叶划过他的帽子,从而留下了一块氤氲湿痕。

  

  伊德拿出浅蓝色的手帕,低头仔细地擦拭着,淡色而又剔透的眼睛显露着他的认真。

  

  等这位绅士整理好他的礼帽并调整了一下整体的礼仪后,他惊喜地发现,四周的雾已经淡的只剩下一点点了,而远处原被雾气掩住的路标牌露出了清晰的面貌。

  

  弗瑞特小镇

  

  那上面这么写着。